条形和页面分镜的创意差异。

不同点

1.时间表达方式不同

酒吧具有时间属性。因为有明确的阅读方向,阅读载体——手机的屏幕不像页面一样适合密集处理,所以更适合拉长图片,增加滑动体验。(威廉莎士比亚,读书,读书,读书,读书,读书,读书)毕竟,手机的屏幕没有书那么大,用手机看页面会流眼睛。但是如果你使用它,你会舒服得多。毕竟读书依赖载体。看电影是看电影院的画面,还是看手机画面很爽?)。

因此,作家为了顺应时代的发展而创作(韩国最早普及了这种创作形式),具有粘稠的滑动特性,通过扩大戛纳的间隔或缩短戛纳的间隔来控制时间感和故事的节奏。而且很多时候,你可以想象到波浪线,更平滑的波浪线,网格间距,更慢的时间流,波浪线密度更高,网格间距更小,时间流更快。

但是只有佩奇不一样。只有佩奇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属性。尽管如此,页面中间网格密集的程度具有一定的时间属性。(1页8格和1页3格的时间流动速度确实不同。)有趣的是,由于页面出生在“书”里,历史悠久的页面不仅有更加完善的网格排列技术,还有“翻页”的概念。翻页是一个有趣的概念,可以引导读者进入下一个瞬间。《火影忍者》中经常会出现上一页(两面)密密麻麻的格子,翻过一页就会变成大跨页(双面拼合是跨页),翻过这一页时出现的瞬间感是无法达到的,这是页面满分的优点。

2.并列格处理方式不同

从页面的方方面面处理屏幕上的并行关系很简单。只需使角色成为同一行、对称镜像组和镜头的构图即可。读者自然而然地将“平等,并行”吸引到理解中。当然,可以根据需求用“方格”画。

也可以斜着分格子。

如果有很多角色,并且想描述每个角色的表情,还可以分格子,如下图所示。(大卫亚设)。

总之,漫画格子的切割方式非常自由。只要找出人们能理解并满足自己要求的切割方法就行了。(莎士比亚)。

3.分镜阅读方式不同

只能用射击漫画的扩展或一页三格的页面来解释纸条。

上面两个例子中,第二个例子只有三格,那似乎和酒吧完全没有区别。但是,根据第一个例子的切割方式,加上“水平格子”后,页面充满的感觉又回来了。所以页面是横向阅读和翻页的放大。

[页面读得比横向多得多,但不是没有横向。(威廉莎士比亚,《哈姆雷特》)

共同点

赵曼和佩奇的来源是一致的,分镜和镜头逻辑是相通的。

镜像部分说的知识基本上是相通的。换句话说,镜头设计是一致的,镜像组语言消除了上述差异,基本相同。我们不需要刻意寻找所谓的“盲目劣势”或“一方独有的强大优势”。每种形式都有其特点,顺应时代的阅读方式,找到适合自己的创作思路即可。(这一段内容比较枯燥,希望同学们读的时候记得喝咖啡。)。

考虑了以上所有因素后,我们要考虑自己。我们喜欢的风格,能控制什么风格,要用这种主观想法来中和和消化这些思维。毕竟画漫画是需要很多热情才能做好的事情,所以我们在考虑读者后,一定要认真考虑自己创作时的感受(不一定是“最好的”,而不是“最好的”)。否则创作会变得非常痛苦和疲惫。会失去对作品的热情,换句话说,会失去对工作的热情。、、、
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