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画《小春奇遇记》

《小春奇遇记》表达了一种自省和反思,意思是作者想通过漫画主角直接面对自己的过去。

当小春八岁的时候,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她的妈妈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改变她的容貌。

有时我妈妈会变成一只猫,不听小春的劝阻,故意调皮地在家打碎盘子。看着妈妈狡黠的眼神,小春不能生气,所以她必须等她安定下来,然后拿扫帚清理地上的杂物。母亲有时会变成一条蛇,露出让小春害怕的一面;有时候,妈妈会变成一只困倦安静的树袋鼠。

图片:@萧乾今天也要努力画画/微博

有一次,我妈妈变成了一只鸽子。上班前,父亲告诉小春在笼子里看着母亲,以免让她跑出去迷路。看到母亲拒绝被困在监狱里,小春不忍让她走出笼子。她立刻飞走了,飞出了房子,飞过了医院,飞过了未知的田野,再也没有回来。

小春上初中后,她妈妈终于回家了。这一次,她变成了一只长着袋鼠尾巴和食蚁兽舌头的巨大怪物,一点也不可爱,但小春一眼就认出了她,“爸爸妈妈回来了。”

以上内容来自漫画《小春奇遇记》前三章。

6月14日,中国传媒大学(以下统称“中川”)动漫漫画展在校园广告馆举行。《小春奇遇记》的作者“童童童倩”的展位在一个角落,看起来不起眼,远没有其他展位浮华。

直到你上前打开桌上的漫画,看到主角小春对着一个怪物喊自己的妈妈,好奇心才会控制住自己的手指,并一页一页地翻下去阅读。

图片:@萧乾今天也要努力画画/微博

在漫画的后记中,作者童彤倩指出了更多的信息:漫画讲述了一个女儿被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迷惑、厌烦和接纳的故事。

铜币是中川动漫2021届动漫与插画专业本科毕业生,《小春奇遇记》是她的毕业设计。她在学校获得了研究生名额,后续还会继续学习动画制作。

去年高三开学后,她和导师韩帅就已经就bi-design这个主题进行了沟通,但是拖延造成了麻烦,直到今年3月才开始画画。画画之前,她觉得用黑板画画不“虔诚”“投入”,于是买了稿纸和墨水,决定手工画画。

在她看来,毕歙还是有些遗憾的。——虽然够细心,但画起来不够舒服。刚开始画画的时候,她觉得漫画的画面最重要,就一幅一幅的画,甚至出现了“白纸恐惧症”。她看着面前的空白稿纸,不敢写。后来,当她接触到更多的漫画时,她改变了主意。——自由表达是漫画的精髓,当她放下包袱,画得更舒服更顺手。

按照毕的标准,《小春奇遇记》是一部相当成熟的作品,故事情节完整,希望能打动读者,不至于掉入“自摸”的陷阱。它没有试图讨论宏大的问题,也没有强加一些道德来教育读者。即使它讲述了一个严肃而痛苦的真实故事,铜币也把它包裹在一件梦幻而轻盈的外衣里。

除了漫画领域人文关怀主题的价值外,铜币刻画的主角心理细腻却不矫情。它的亮点在于作者的表达,不是对人性的反抗、破坏或恶,而是一种自省和反思。是作者希望通过漫画主角直接面对自己的过去。

图片:@萧乾今天也要努力画画/微博

《小春奇遇记》的故事灵感来源于个人对铜币的体验。

妈妈的变化

铜钱没怎么上过幼儿园,因为那时候她妈妈总是带着她出去走来走去。当然,我很高兴不去上学,但我经常走路,我妈妈消失了。有时,担心孩子的父亲会沿街走来,把自己带回家;如果爸爸不出现,铜币就得自己找回家的路。

这种事情发生的很多,铜钱的父亲有点担心妻子。每当他逃跑时

但这并不能阻止母亲出门的欲望。有一天,妈妈找到了另一条出门的路——。她顺着阳台边上的管道往下爬。在这个过程中,她没有紧紧握住自己的手,从六楼摔了下来。好在当时的小区不是水泥地面,草坪救了我妈一命,所以送她去医院治疗摔伤。

 

在漫画中,小春的妈妈变成了一只鸽子,从阳台上飞了出去,如果你仔细看,你会发现鸽子从六楼的窗户飞了出去。

那是她上小学的时候,她不记得事件的细节。我只记得妈妈住院的时候,她被送到姑姑家住。偶尔会怀疑父母是不是不要我了,隐约意识到妈妈好像生病了。

摔伤治疗后,妈妈很快从医院回家,但情绪变得不稳定。在日常生活中,我妈妈也可以做事和说话,但她总是处于恍惚状态。她不耐烦的时候会掉东西,诅咒铜币和她爸爸,不做饭,不修剪,不打扫。有时候,妈妈会在纸上写一些她完全看不懂的字,然后打开炉子把家里的衣服烧了。后来妈妈开始吃西药,白天困了,晚上神清气爽。她必须累了才能睡着。

家里其他长辈从来没有向铜钱解释过母亲的状态。起初,她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,让母亲不开心。到了小学五六年级,她才意识到母亲的情绪与自己的行为无关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她逐渐意识到母亲患有双相情感障碍和精神分裂症。

双相情感障碍被称为双相情感障碍。由于情绪起伏不定,时而狂躁时而抑郁,患者的状态通常被比作“坐在情绪的跷跷板上”。遗传、心理、社会环境等多种因素可能参与其发病。目前可以通过药物和心理治疗控制,但不能完全治愈。

转到《小春奇遇记》,铜币比喻用具有匹配特征的动物来描述母亲的表演。在还年轻,不在乎外界眼光的小春眼里,妈妈可爱又可原谅的3354猫造型,让她打碎盘子的行为合理化。露出凶狠的一面,那是因为母亲一时间变成了冷血的毒蛇;小春坐在母亲的肩膀上笑着,却没有注意到路人惊讶的目光。

图片:@萧乾今天也要努力画画/微博

当小春进入敏感的青春期时,再次生活在一起的母亲的形象变成了一个可怕的怪物。妈妈每晚都会尖叫,邻居睡不着。小春躲在她的房间里,紧紧地捂住耳朵,仍然无法阻止母亲的哭声和父亲的安慰传到她的耳朵里。

白天上学时,小春静静地观察并接受邻居责备的目光和疏远的态度。她被妈妈吵得睡不着觉,很难按时起床。在多次上学迟到后,老师邀请她的父母来学校。爸爸出差了,所以小春不得不找到躺在沙发上的妈妈,问她是否能来学校见老师。

妈妈听不懂小春的话,于是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舔小春的脸。不像她小时候接触过的可爱猫舌,是被怪物舔过的。意识到母亲无法用言语回应后,小春流下眼泪,问她:“既然已经变成这样,你究竟为什么回来?事实上.希望你能一辈子消失在我眼前。”

图片:@萧乾今天也要努力画画/微博

铜币说这一段是她画的最痛苦的情节。她不想太沉重,给读者带来痛苦。“我怕把它画成‘青春痛苦文学’。”

因此,在接下来的漫画中,小春被咆哮的怪物吓坏了,他倚着门逃到自己的房间,以防被母亲袭击。——略显滑稽的追逐,立刻驱散了前几页带来的压抑。

 

事实上,当我第一次选择用动物的外表来表达我母亲的行为时,铜币的初衷是用梦幻般的色彩和意象来削弱写实画面的冲击力。更容易被读者接受。“真的画一个在地上打滚的母亲太‘痛苦’了。”

将漫画作为目标

在漫画的第三章,对母亲的羞耻和仇恨在小春的身体里涌动,“消失”。她举起刀子对准熟睡的怪物,安静的怪物消除了她平日表现出的攻击性。

小春握着刀的手臂在颤抖,手里的刀犹豫不决,但最终没有落在怪物身上。她放下刀,蹲下来哭着说:“妈妈……”

图片:@萧乾今天也要努力画画/微博

现实中,铜币对母亲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厌恶,因为她获得了比小春更多的善意:她从小照顾爷爷奶奶和姑姑们,从来没有在铜币面前表现出对母亲的不满。现实中,并没有把小春一家当成“瘟神”的邻居,他们住在一所大学的家属楼里,所有邻居都是她父亲的同事;从小学到高中的学生根本不把铜钱的家事当回事。

她觉得每个人都应该知道,但她假装不知道。设计完成后,她像往常一样交给韩先生指导。她觉得韩先生似乎不敢评论这个故事,指导建议更多是基于绘画水平。“虽然我没有说故事来源于我的亲身经历,但我觉得韩先生应该猜到了。”

在她完成工作之前,她曾想过画自己的经历,但她从未实践过。她担心绘画作品会枯燥乏味。这种心理并不少见。当一个创作者想要表达自己时,必然会在挖掘梳理内心的过程中陷入自我怀疑。“我想说的话值得表达吗?表达的意思是什么?”

另一方面,她画得越多,她对过去的记忆就越多,对母亲就越有负罪感。她觉得自己不如漫画里的小春:年轻不懂事,没有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责任;后来怕别人异样的眼光,现在不敢告诉身边的人,也不想让读者看到漫画讲的是我自己的经历,“因为我不像漫画里的小春。”

一个敏感的青春期初中生,当她发现自己的妈妈变成了一个每天吵吵闹闹、无法帮助甚至无法交流的“怪物”时,会有怎样的反应?

在漫画中,小春有杀死母亲的想法,但在故事的结尾,她能够与自己的内心达成和解,并主动握住母亲的手,而没有注意到同学的眼睛。现实中,很多时候,我们对父母造成的伤害,都被默默的忽视、纵容或者远离。长大后,我们会隔着一堵厚厚的墙生活和内疚。

 

“我现在觉得我太过分了。”铜币说。初中时,她每天回家都把自己锁在房间里。高中时,母亲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她的工作和学习。无奈之下,她和父亲决定让母亲住在另一个地方的房子里,父亲两头照顾她。家庭生活的表象由不讲道理的母亲和努力工作的父亲组成,她内心的平衡显然会偏向父亲。有一次,她问父亲有没有出轨,如果有,她可以接受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铜币的视野逐渐跳出亲子关系的范畴。作为一个女人,她对母亲的感情变得更加复杂。

铜币的妈妈原本是英语老师,很有竞争力。直到嫁给父亲,她从未表现出任何特别的表现。铜币出生后,妈妈的情绪开始不正常。一开始父亲以为是产后抑郁症。后来,也许是想继续工作,逃避家庭的心理,让妈妈的精神状态越来越紊乱。铜币爸爸当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偶尔出去打打麻将,然后慢慢养成了照顾妻子的耐心。那一年,母亲从六楼摔下后,家里人决定让她出去打工。当时她出国工作,但最终还是回到了家里。

铜钱曾怀疑,是不是她自己的出生导致她母亲变成这样。没有她自己,母亲也不用做出任何牺牲,这足以让她在事业上获得成功。

她考上大学后,父亲搬到母亲的住处照顾她。说这话的时候,她又低下了头。当她在高中与母亲分开时,她感到非常难过。“现在我已经把所有的责任都交给了父亲.我到现在还没有承担起自己的责任。”

她对母亲并非完全漠不关心。高中时,她通过知乎学习“双相情感障碍”,看到很多患者家属分享自己的故事。直到那时,她才知道双相情感障碍是如此普遍。

铜币发现,包括她在内的患者家属也有同样的情绪。“如果相关家庭成员患有双相情感障碍,大家都觉得自己很爱Ta,但又情不自禁”,找不到有效的康复方法。

图片:@萧乾今天也要努力画画/微博

她还去听精神科医生的讲座,寻求有效的建议,但结果令人失望。专家们只说了一些完全正确的话,但她听起来并不痛苦(没有实质性的帮助)。“他们只告诉你要好好吃药。”没有别的办法,铜币慢慢接受了没有治愈的事实。

“我们现在不坚持。”现在,她可以去绘画的世界短暂停留。当她知道铜币要画这段经历时,父亲非常支持她,鼓励她:“宝贝女儿,再坚持一会儿。”漫画完成后,她只把漫画的前半部分发给了父亲,却不敢给母亲看。近年来,我妈的病情逐渐好转,他们可以在微信上聊天,虽然大部分情况下都是我妈单方面做出一些难以理解的话。

线下看到的铜币是一个活泼有礼的大学女生,场景切换到社交网络时,她偶尔会像每一个喜欢漫画的年轻画家一样分享一些“钓鱼”的画作。有时候,当她看到其他创作者的优秀作品时,就会陷入焦虑。她一转头,很快就灌满了鸡血,开始兼职赚钱。——印刷成本远高于她的预期,她不得不接手“回血”的工作。

小春和她母亲的故事被铜币所隐藏,并在身体最深处被消化。其实一开始她想做的主题不是《小春奇遇记》,所以在最初准备有问题的时候,她临时改成了这个故事。面对别人的恭维,她会害怕地挥挥手。在她看来,她做得远远不够好。在整个采访过程中,我们经常谈论过去。铜币没有表现出抗拒、敏感或模糊。当她冷静回忆时,只有鼻尖慢慢变红,也许是被空调送来的冷空气冻住了。

直到今天,她还在埋怨自己过去的逃避。

“没有明显的时间节点(接受妈妈),就是我逐渐接受了眼前的一切。”她创作这幅漫画是为了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。“我希望我能像小春一样,不在乎别人的眼光,勇敢地牵起妈妈的手,永远保护她。以前只是心理上爱她,希望以后能在身体上保护她。”

《小春奇遇记》最后一章叫《我爱你》。小春再次醒来,发现妈妈这次变成了比自己小的小女孩,又可爱了。

 

妈妈仍然去学校看望小春的老师。之后,她哼着歌蹦蹦跳跳地走出了校门。走了很长一段路后,她看见小春走在放学的路上,然后喊着小春的名字,她周围的同学纷纷看着她。妈妈笑着跑到小春,问她想不想一起回家。小春能听到她旁边的同学对她的好奇,“太好笑了,像个孩子”。

小春这次拉着妈妈的手,“我们一起回家吧。”两个人走在路上,汽车从他们身边经过。

妈妈变成了猫,猩猩,怪物,妈妈就是妈妈。

请从右向左看。

请从右向左看。

 

0

站点公告

[免费直播课]PR剪辑+AE特效+C4D特训课程
现在报名并提交作业送礼物一份
仅剩 11 位名额
登录+报名